落霖希

太久没写想不起剧情了,尴尬

(有刀片预警)【逸其】自以为是

小学生文笔/无逻辑剧情/人物ooc慎入
有黑化/病娇设定注意,有刀片注意,题目和内容没有半毛钱关系
  
捕鸟人逸与小鸟其的故事

大概是考前最后一浪,一直很想尝试一下这种感觉但是有点玩脱了……
还有备忘录里还有三篇等着我填感觉自己要死了【×

  




______
00

       当你发现一只非常美丽的鸟的时候你会怎么做?

01

        敖子逸是一个很自私的人,遇到好的,不会和他人分享。

        所以他并不喜欢别人和黄其淋呆在一起,不论是什么理由。

        原因是因为阿黄很温柔。

        阿黄他会微笑着替敖子逸整理被吹乱刘海,会和他一起讨论一些不着调的话题,会陪他一起做一些无聊透顶的事。在旁人眼里很奇怪的事情,黄其淋会陪着他一起直到他放弃为止,而且有的时候他比自己还要上心。

        所以敖子逸很喜欢黄其淋。

        所以他经常跟着黄其淋,就像是向日葵的跟着太阳一起转动一样。于他而言,黄其淋就是他的小太阳,他自己就是一朵小小的向日葵,或者说是向日葵的影子。

02

        和一个人待久了,自然就会看到他不为人知的一面。

        有一次,黄其淋跟他唱了一首歌,歌名是什么他忘了,只记得这是一首外语歌。本来黄其淋的唱功就十分了得,而且这首歌他还投入了很多感情,唱完之后敖子逸还处于震撼的状态,因为唱得实在是太好了。

        当他反应过来时,刚好看见黄其淋不为人知的一面:他倚靠在天台边,注视着远方,平时总是笑着的他露出落寞无助的表情,就像是被抢走了棒棒糖的小孩子一样。

        夕阳的余晖撒在他身上,使他像是蒙了一层朦胧的金边。敖子逸看着这幅画面,心中悸动萌发。

        从那一天起,黄其淋就变成了他内心的翱翔于天空的鸟儿。

03

        黄其淋依然和平时一样,该干嘛干嘛,在别人眼中,他依然是“社会你其哥,人狠话不多”的黄其淋学长。只有敖子逸知道,这个平时在外风光无比的学长,也是很温柔的。

        敖子逸一直认为只有他才能享受到这样的待遇,后来他才发现这只不过是自己的妄想。

        他的黄其淋一样会对别人露出笑容,一样会在角落里给某一个特定的人唱歌,一样会给别人整理刘海。

        他给自己的温柔,跟施舍是同一个性质的吧?和残羹剩饭一样吧。什么时候能让他不这样呢?让他只对自己笑,只对自己好,只照耀着自己。

        他只觉得不是对着他的笑容和丑陋的乌鸦画像一样,不是唱给他的歌就像锯木头的声音一样。只想让人全部清除掉,销毁得连渣都不剩。

        他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想法很危险,黄其淋也没有注意到每次跟在他身后的藏在建筑物阴影之下的人。

        只是黄其淋回家的时候总会有意无意得走大路,或者结伴而行。

04

        那一天,他骗了黄其淋。

        他骗黄其淋说他老家没有人,说自己害怕,希望黄其淋能陪他去住几天。黄其淋向来禁不住别人求,就答应了。

        敖子逸老家是一座非常具有特色的城堡,据他本人解释这是某个时期一位来自外国的大人物亲自投资建成的。

        黄其淋在这里住了三四天,不说得上习惯也不能说不舒服,毕竟敖子逸的照顾无微不至,让他不由得怀疑到底谁才是学长。不过这古堡很有艺术气息,随手一拍都是大片的既视感,但他还是觉得这里太阴暗了点,空气有点过分湿润了。

        其实他在这儿也没做什么大事,毕竟这里的手机信号出奇得差,他也就只能和“导游”敖子逸到处拍拍照片了。

        这样连续拍了一个星期,敖子逸也没有什么意见,每天都是兴趣盎然的,倒让黄其淋觉得不怎么好意思了,所以后面两天都是在古堡里各种拨弄城堡内的摆饰,还顺便逛了一下地下水道。

        晚饭是黄其淋亲自下厨,每一次他端出菜肴时敖子逸都恨不得用尽成语字典的词来夸他,虽然他表面依然很淡定,但内心还是有点小欣喜的。

        就像一般的暂居同学家一样,平静得毫无波澜。

        直到黄其淋说自己有点不舒服,提出今天就在家休息算了,敖子逸就知道,自己的笼子,很快就能住进一只金丝雀了。

        只要在我身边,他就是最幸福的,最耀眼的。

05

        敖子逸将视线转移到床上。

        黄其淋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他的双手放在胸口上,表情平静。如果不是胸廓的上下起伏,你说他是一座雕像都有人信。

        抱着欣赏艺术品的心态,敖子逸慢慢走到黄其淋面前,俯身凝视着黄其淋。

        黄其淋的五官不算特别精致,但就是有一种特别的魅力吸引着他,让他无法转移注意力;他的声音如同百灵鸟那般,疲惫中他的问候声无疑是最有效的兴奋剂;他的手骨节分明,自己很享受这双抚过脸颊,整理自己的刘海时的触感……

        他是最好的,真的……就像是太阳一样,不对,他就是我的太阳……好想让他只属于我一个人……他的身体,他的声音,他的内心,他的一切……

        ——都是我的。

        可是他还是会离开的吧?

        一想到黄其淋得知真相时失望的神情,敖子逸不由得僵持在原地。继而他那纯黑的眸子带上了疯狂的色彩。

        既然这样,不然他离开不就好了吗?

        锁在地牢也好,捆在床边也罢,就是不想离开他,不想让任何人看见他。这么完美的阿黄,外界那些俗人根本不配接受他的光辉,他只能留给懂得享受的人去欣赏,而那个人只能是我敖子逸他自己。

        他是我的!我的!

        敖子逸脑海中出现了一个个画面,苦苦挽留黄其淋而他依然抛弃自己独自离开这里的场景一直在他的眼前回放。与此同时,他的占有欲也随着他的想象变得愈发强烈。

        突然,黄其淋的眼睫毛颤了颤,敖子逸以为他要醒过来,稍稍退后了半步,接下来却没有了动静。

        做噩梦了吗?敖子逸疑惑着,正好看见了搭在黄其淋胸口的右手。他轻轻走过去,将搭在胸口的手挪开。

        这样就不会做噩梦了。

        满意地点了点头,接着蹑手蹑脚的离开了这个精心布置的房间。

        做梦什么的,也是我的专属权。

        木质房门发出沉闷的声音,响彻房间,随后整个城堡都归于平静。

06

        当黄其淋恢复意识时,已经是两天后了。

        脑袋依旧昏沉沉的,四肢也软绵绵的,聪明如他已经猜得出大概了。

        果然,他还是这样做了……

        痛彻心扉什么的留到未来再说当务之急是先离开这里,其余的等自己安全了再慢慢和敖子逸商量。

        他一下子跳下床,却因为睡得太久又没有补充能量让他一个踉跄摔到地上。

        “你醒啦?”

        黄其淋抬头,发现敖子逸笑咪咪地出现在了房间门口,他的那黑曜石一般的眼瞳在这略显昏暗的环境中就像是星空一样,闪闪发亮。

        黄其淋准备同样微笑回应他,可是当他看清敖子逸手上拿着的是什么时,他的笑容不由得僵在脸上。

        那是一段锈迹斑斑的链条。

        “哎呀,你知道了呀?”敖子逸语气带着疑惑,但表情依然不变,依然是那副灿烂笑容,“也是,阿黄那么聪明,瞒得住他才怪。”

        “所以,这才是我的阿黄啊。”

        敖子逸的表情变得难以形容,那是一种极其幸福但带着疯狂、十分病态的神情。如果不是因为站在他面前的是敖子逸,在以前,他是无法想象像天使似的敖子逸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黄其淋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如果敖子逸早有预谋的话,他之前服用到的药物应该不仅仅只有安眠药那么简单了,恐怕还有肌肉松弛剂之类的了。

        “那么,阿黄,你要乖乖的哦。”

        敖子逸将链条固定在黄其淋的手腕,身体不禁颤抖——阿黄他没有反抗,是不是说明他不讨厌我?他抚摸着黄其淋骨节分明的手指,又顺着手臂向上,一路抚过心脏、侧颈、脸颊,最后停留在头发上,感受着黄其淋发丝的柔软。

        从今天开始,阿黄只属于我一个人了呢。不知道阿黄平时摸我头发时内心是怎样想的呢?

        “阿黄。”

        “啊?”黄其淋此时心乱如麻,本能地回复了一句。

        敖子逸直接凑了上去。

07
        爱到极致,爱的方向就变了。

         接下来,就是病态的捕鸟人,与富有同情心的鸟儿的故事了。

08
        墙角边刺眼的红已经预告了结局。

        “还有呼吸……还有救……”

        “……没有了……”

        “不要离开我……”

        “是我不好……我不应该这样的……”

         敖子逸就这样跪坐在地上,眼神涣散,口中念念有词。

         没有了太阳,万物还能苟延残喘一阵子。

         没了黄其淋,他连苟延残喘也做不到。

09

        最后,捕鸟人永远沉睡在自己的城堡里,鸟儿带着残缺的翅膀回到了弱肉强食的森林中。

        故事结束了。

                                                                  ——End.

___
我真的不是故意这样写的!真的(´°̥̥̥̥̥̥̥̥ω°̥̥̥̥̥̥̥̥`)

让我发出来内心还是挺忐忑的毕竟一直自己一直算是无脑发糖流结果突然发刀而且ooc得挺严重的

就是突然的脑洞结果写成了这个鬼样,真的很抱歉(⋟﹏⋞)

大(you)概(sheng)还(zhi)会(nian)有黄其淋视角,所以就不写番外了

备忘录里的两篇是甜的请相信我!!!!

感谢你能看到碎碎念(*꒦ິ⌓꒦ີ)



【其逸/逸其】汤圆

小学生文笔无逻辑剧情花式ooc预警
  
  
原本打算元宵节码完当天发的,结果有些事耽误了。

  
  
---------------
  
  
  今天是正月十五,春节的尾巴,同时也是假期的尾巴。
  
  黄·拖延症后期·其淋正坐在书桌前,与作业作斗争。
  
  只听见笔尖划在纸上的沙沙声,以及他耳机里的音乐旋律。
  
  脑子里已被酸盐碱溶液之类的刷屏,手机却在这时响起,吓了他一跳。
  
  黄其淋瞟了一眼,上面显示的名字很熟悉。
  
  将笔甩在一边,稍稍放开绷紧的脑神经,手指划过屏幕,还没来得及说“喂”对面的开口了。
  
  “阿黄,有空伐,来我家一趟吧。”略显沙哑的声音从话筒传出,是敖子逸。
  
  房间很静,静到不用开免提也能清楚地听到敖子逸的声音。
  
  尾音平稳没有上扬,很显然敖子逸对于他能去他家这件事是非常相信的。要是拒绝的话,他估计要失望一阵子了。
  
  黄其淋看了一下作业,又看了一下手机。
  
  自古以来作业和朋友难以两全。
  
  对面的人说完以后就没有开口,很显然是在等着黄其淋的答案。
  
  “是不是……”仿佛猜到了什么,敖子逸在电话那头准备询问。
  
  一秒之后。
  
  “我去,不过还有作业,要过一个小时才能出发。”
  
  “嗯,知道了。”
  
  “还有,下回发短信,突然打电话真的吓到我了。”
  
  “可是上次给你发短信你都没……”敖子逸可怜巴巴,没等他说完,黄其淋就挂了电话。
  
  看了一下时间,刷完题之后就可以去他家了,不知道他又在整什么幺蛾子。想起上次他生日时敖子逸给他的惊喜,黄其淋既期待也害怕。

  
  再期待,也要先解决作业这个魔头再说。

  
  我可是boss,岂会怕你这个小小魔头。

  

  时间随着繁琐的公式以及找不着规律的计算流逝,很快地一小时过去了。

  

  然而黄其淋正沉迷作业无法自拔,当他反应过来时,已经晚了十分钟左右,匆匆离家前往敖子逸家。

  
  一路上有不少爆竹碎片,估计是游神队伍留下的。

  
  黄其淋一路狂奔,同时已经做好随时接听敖子逸的“追命电话”,结果都快到他家了,手机还是安静地跟坏了一样。

  
  不对呀这不是敖子逸的风格。
  

  印象中的敖子逸,当没有准时到达时,电话总是非常准时地在五分钟后打来,然后拖延症晚期的他匆匆出门同时扯着哎呀我在路上了你再等等吧这些鬼话。虽然熟识的朋友都知道了他的套路,但敖子逸依然喜欢给他打电话。

  

  到了敖子逸家门口,黄其淋内心忐忑,但还是按下了门铃。
  
  过了一会儿,有人来开门了。
  
  黄其淋紧张了一下,结果看到打开门的既不是他家长也不是他朋友,就是敖子逸他本人。
  
  看见敖子逸毫发未损,黄其淋心中种种猜测顿时烟消云散。

          看啊好端端的我想那么多干什么啊简直了。
  

  “啊阿黄你来了啊?进来坐吧。”和平时的反应不同,敖子逸像是没想到他会现在来一样。

  
  黄其淋走进敖子逸家,闻到一股子芝麻味。

  
  该不会……
  

  黄其淋脑内小剧场又开始运转了。
  
  阿黄突然陷入迷之沉默,敖子逸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的。
  

  啊我好方啊我没做错什么吧不对这里是我家我能做错什么……
  

  “黄其淋,那个……你过来一下。”敖子逸拉着黄其淋衣服,将他扯到了餐桌前。
  
  桌上放着一碗糊状食物,黑糊糊的,中间还带着几块白色面状物体。
  
  “原本想给你做汤圆的只不过……不过还是勉强能吃的嗯对就是这样没错不接受任何反驳。”
  
  黄其淋一副我就知道的样子,这让敖子逸有点小失落。
  
  “好吧我错了……”
  
  谁怪你了啊……
  
  “我给你弄吧。”黄其淋撸起袖子,长腿迈进厨房,“上次来我记得厨房里有糯米粉,就让你试试手工的。”
  
  敖子逸眼前一亮。
  
  “不行,远道而来便是客,怎能麻烦您?”敖子逸挡在他面前,双手抱拳,一副大侠样。
  
  在他家厨房做饭也不是一两次了,黄其淋推断出敖子逸中二病又犯了。
  
  “只是让你领教一下黄大厨的高超厨艺而已,不必多礼。”他做出收扇的动作,拱手回礼。
  
  “那就有劳黄大厨了。”
  
  敖子逸跟着黄其淋进了厨房,黄其淋故作嫌弃:“进来学黄宇航啊?”
  
  “好歹我也是做过的。”敖子逸扬起脑袋。
  
  黄其淋从冰箱里拿出糯米粉,顺便吐槽了敖子逸一番:“你确定那不是芝麻糊?”
  
  敖子逸闭上嘴,乖乖地看黄其淋煮糯米糊糊。黄其淋吩咐他去准备芝麻准备弄汤圆馅。
  
  敖子逸照办,根据黄其淋的指示弄完了之后,黄其淋这边准备工作也差不多了。
  
  像是想起来什么,敖子逸补上一句。
  
  “可我想吃肉馅儿的。”
  
  ……不早说……“那就去剁肉。”
  
  “已经在你面前了。”敖子逸指了指桌子旁边剁好的肉沫,已经混好蔬菜了,大红大绿的很是讨喜,“黄其淋你该戴眼镜了。”
  
  好吧我瞎。
  
  “肉馅的菜还那么多当喂兔子呢?”
  
  “兔子也吃肉吗?”
  
  “吃得可带劲了。”
  

  敖子逸自认为是个手残,自觉选择放馅,所以黄其淋担起了包汤圆的任务。他看着黄其淋把面团放在掌心,手合拢随便捏捏搓搓,一个胖胖的汤圆就躺在了旁边的盘子里,动作之流畅,整个人都看呆了。
  
  这种技术活……肯定要试试的啦。
  
  敖子逸表示这看起来很有趣,自己抄起袖子跟着阿黄加入了搓汤圆团队。
  
  不知道是不是咱们敖大爷的按摩技术不过关,这在黄其淋手中乖乖的糯米皮,在他手中都碎成了渣渣。
  
  敖子逸表示心里苦。
  
  “你啊,先这样……”黄其淋见敖子逸拿糯米团没法子,自觉当起了他的老师。
  
  也许是黄其淋教导有方,敖子逸终于做出了一个成功的汤圆,圆滚滚的,比他师傅的还圆。
  
  “不错,”黄其淋评价,“不愧是逸球”
  
  “阿!黄!”

         “说不定你前世就是一个球啊对不对?”
        
         “那一定是一个很帅的球!”

         “……你开心就好……”

  
  两人唠嗑着,手上的动作却没停下过。
  
  当完成之后的汤圆被倒进热气腾腾的锅里,又从加了三遍冷水的锅里捞出来时,天色已晚。
  
  黄其淋打电话和家里人说了一声,然后留在敖子逸家陪他这个父母加班的“孤寡老人”。
  

  敖子逸把汤圆拿到阳台,说今天会有人放烟花让他过来看看,黄其淋拿他没办法,只好在阳台摆了两个小板凳。
  

  两人坐在小板凳上聊天,黄其淋觉得现在的自己有点像幼儿园的小朋友。
  

  “我觉得今天有点像一个游戏里的一个角色,想给人家煮汤圆却煮成了不知道是什么的糊糊。”敖子逸说。
  
  “那你是男主角还是女主角啊?”黄其淋调侃道。
  
  敖子逸被问住了,接着补充。
  
  “你要是女的肯定是偶像剧的标准女主人设,整天迟到。”
  

  黄其淋听出了他语气的不满,他看着敖子逸,那人也看着他。
  

  “以后不会再迟到了,我保证。”
  
  “真的?”
  
  “真的。”
  
  “算了吧,省得你又骗我。”
  
  骗你干什么。
  
  其二笑笑,却懒得开口,继续吃他的汤圆。
  
  敖子逸见黄其淋一脸神秘莫测,头上的呆毛都萎了,但是很快的,又恢复了他的活力。转头就和黄其淋笑谈春节趣事。
  
  看着黄其淋的苹果肌被上扬的嘴角撑起,眼睛里看着他尽是笑意,敖子逸只希望这一刻能变成永恒。
  

  这样他就能永远看到阿黄的笑颜了。
  

  眼睛里有自己倒影的这种。
  

  “阿黄啊我跟你说……”吞下一个汤圆,是芝麻馅的,很甜。
 

  就跟坐在他左边的人一样,甜至心头。
  

  不同的是,身边的人怎么看也不会腻。
  

  烟花在这时绽放,像是为了纪念今天是元宵,放烟花的是一家接一家,一时间天空被绚丽的烟火照得无比华丽。
  

  敖子逸和黄其淋在这样的环境背景下,吃了一顿迄今为止最小说剧情的汤圆。
  

  黄其淋只吃了几个就不再下口了,全程都在看着敖子逸吃,听着他扯东扯西扯脑洞,偶尔接上几句。
  

  敖子逸的兴致非常高,眼睛亮晶晶的,像是撒了一把钻石在里面,不知道敖子逸是觉得和他说话特别有意思还是和所有人都一样。
  

  顾着天南海北的敖子逸同学,并没有想到,也不会想到笑着倾听的黄其淋内心想的是什么。
  

  以后他也未必猜得到。



  

  黄其淋看着世间最耀眼的星辰,心想。
  

  ——以后都不会迟到了。
  

  ——但凡有你。
  
  
  
  
                                                                 ——end.
  
----
番外:
  敖子逸发了一张照片传上了朋友圈,过了一会儿丁程鑫回复他:
  “怎么不叫我?”
  “你没煮?”
  “让小黑给弄成花生糊了,现在正在收拾残局。”
  
  “噗嗤。”原谅敖子逸笑出了声。
  “怎么了?”黄其淋听见敖子逸的莫名其妙的笑声,发起了询问。
  
  “阿黄你真好。”(。’▽’。)♡
  
  敖子逸这句话让黄其淋犹如丈二的和尚——摸不着脑袋。
  
  这娃又咋了?

        黄其淋对于无端端就被发了好人卡这事感到有点虚……
  
  “知道了就好。” ^_^
  
  敖子逸趴在沙发上,看着黄其淋将汤圆放在桌子上,心里的小算盘打得啪啪响。
  

  笨蛋黄其淋,永远不会多想一下。

  
  

你们所谓的“产出”

排每个字,警告自己

糯米糍粑:

 这篇文是联合 @丁程鑫姨母大队队长    @糯米糍粑    @尔玉    @前田逸子  等一群众人一起联合写的,目的是综合问题找出问题并改善tag 本来以外人的角度发出来不想引起过多纠纷,但是就在几分钟前,那篇文章因为多次举报被屏蔽。我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心理,以为这样就能盖过反对的声音吗?以为这样就能得到心理上的安慰吗?

这只是一种心理上的自卑,一种自欺欺人的行为!

何其愚蠢!!

我不怕你们举报,举报了可以重新发,只要能让你们看到。你们觉得膈应,更多的人觉得你们的文章辣眼睛,难以直视。为什么不能好好自省非要死鸭子嘴硬呢???






以下是链接,祝您观看愉快




ZINE






启烛 01

不知道有没有cp/小学生文笔/剧情无逻辑/文风可能会突变/词穷请原谅





01 01 起始

  一个年轻人,拿着一根蜡烛,行走在漆黑的岩洞里。

  烛光很暗,但再渺小的光在无边黑暗中都是耀眼的。

  这根蜡烛可以说陪他经历了这次旅途,只要从这岩洞中走出去,他就可以回家了。

  想到这个,他不由得更小心。

  他一路走走停停,躲开了几个小陷阱之后,终于看到了一丝光亮。

  是出口。

  他拿出布条,蒙上双眼,走了出去。
  
  解开布条,眼前的是多么久违的绿色森林,有那么一瞬间他怀疑自己在做梦。
  
  烛焰也因为得到了充足的空气,亮了许多。

  他注视了蜡烛好一会儿,最后吹灭了它。

  然后将蜡烛,交给他在这等候多时的朋友,没有多说一句话,便离开了。
  
  
  
  ……
  
  
  
  黄其二此时正在小溪边。

  此时他的脸色并不好看,因为他根据他所有理论知识绘制的法阵,再次失败了。

  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

  他坐在树下,脑子里全是刚才的结果。

  和以往一样,都是在最后时刻法力输出链中断,然后法阵就崩溃了。
  

  
  阳光透过树叶照在他脸上,会发现作为一个男的他实在是太白了。
  
  

  其二是黄家的,他这一脉属于京城黄家在镇上的一个分支,他的父亲正是这一脉的家主,现在正在为朝廷办事,一个小官,常年不回家。

  母亲也是出身名门,现在正在家里帮父亲打理族中事务。

  自己还有一个姐姐,只不过几年前就出去闯荡江湖了,也有了一定名气,听说现在在一个中等城市有了自己的势力。

  在姐姐的影响下,其二从小就对江湖有着一定的向往,且这种向往随着年龄的增大,日益增强。

  只可惜自己是家族独子,未来是要继承家业的,肯定不能满世界乱窜。

  而父亲在各种方面都非常严格。

  像是文学医术这些动脑子比较多的他轻轻松松地就过了,但是诸如拳脚功夫的话他就不是很在行了。
  

  腿脚功夫倒还好,占着自己腿长,还是能得到父亲肯定的。他的轻功在擅长轻功的父亲眼中也只是“半吊子水平,赶路还差不多”。
  
  当然如果被其二知道他的“半吊子”至少是同龄人的两倍的话不知道他会做何感想。
  
  不过单纯的力量搏斗以及武术招式就不尽人意了。
  
  
  原因很简单,一他体力不够,二是他会忘招。
  
  
  想起这个,其二叹了口气。

  父亲给自己定的目标有够他头疼。

  知道现在也只是到达目标的五分之三水准,发挥还贼不稳定。
  
  算了算了,安静一下吧。

  其二闭上了双眼。

  耳边传来潺潺流水声,仿佛是最好的催眠曲。

  蝉鸣不绝,其二就在夏日阳光下小睡了片刻。
  

  小溪这边离自己家有一点距离,平时更是少见人烟,所以不必担心别人来打扰,也不用害怕打扰到别人。
  
  当初其二发现这个地方时别提有多高兴了。

  终于能自己一个人静静了。

  
  
  其二人缘其实还可以,出身不错,实力不弱,样貌清秀,也算是有一定知名度的。所以不能说没有朋友。

         不过其二觉得这些明显只会奉承自己,打着一副官腔来和你聊天的朋友也不能算什么朋友。

  所以他更喜欢独来独往。

  在很多时候其二的脑回路其他人都不能理解,正如他不能理解其他人的想法。

  这就和其二不想和“肤浅”的人交流的原因。

  
  在他人眼里,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是自己一个人的其二是孤独的。
  
  
  很可惜他本人还挺享受的。
  
  
  小睡之后,其二继续练习轻功。他踏在树枝上,树叶被他震得哗哗作响。

  老实说他现在像一只鸟。
  
  “应该这样……再这样……”
  
  

  练习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

  当夕阳的余晖照耀在地平线时,其二便停下了练习。

  一边哼着小调,一边走在回家的路上,遇到几个熟悉的人,就打一声招呼,就这样慢悠悠地走了一刻钟,终于回到了自己家。

  走进外院,发现有几辆眼生的马车停在那里,车夫正在将马拉回马槽。

        平时也是有人受托来找母亲处理事情的,不过不会在这种时候来……

  有客人来了?其二心觉不妙,在有客人的情况下自己还回来得这么晚,回头肯定要接受母亲的思想教育了。
  
         先看一下是什么事情吧……

         想起前段时间隔壁邻居求母亲帮忙收拾的烂摊子其二就不高兴了。

         要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儿还能帮她拒绝一下。

  “要不要给琪忆回个信啊?”

  听到母亲的声音,悄悄溜到大厅门外准备偷听的其二停下了脚步。

  姐姐来信了?这询问的语气……

        往门边缩了缩,其二屏住了呼吸。

  “一定要回,还要把那件事告诉他……”传出来的是男低声。

  糟了……如果没听错的话……

        这下子该拒绝的应该是我了……

  由于顾着想自己的事,他并没有注意到对话内容是什么。

                                                                              ——tbc.

_
期末考给自己立的flag总算履行了一半,感动
一章一般都特别长,会分成几个部分发
个人习惯比较长的都是先写一个片段再写另一个片段最后想办法拼起来,所以一大章的文风可能不一样(T▽T)

新年快乐~

信息量太大脑子一片浆糊。
当初入冷圈时从来没想到如今会这么累。
我还是安安静静写我的一周年纪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