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霖希

【其逸/逸其】仙人球04-05

小学生文笔/人物ooc/内容相当扯淡

叙事能力被狗吃了

去年三月就在备忘录里待着的坑,现在良心发现所以扒出来填了一下,纯属自娱自乐

过渡*1,小伙伴航鑫强势客串,仙人球敖叽快乐扎根。

---

04

        不管前面经历了些啥,总之,我们活了不知道多少年、可爱又迷人、善良又单纯的仙人球敖子逸先生,在黄其淋家的客厅快乐扎根了。

        为什么不住客房?因为客厅有大落地窗可以充分汲取阳光啊。

        才不是因为黄其淋家的客房堆满了他爸的科研资料,脚都找不着地方沾地。

        在知识面前,文盲敖子逸与半个文盲黄其淋动都不敢动。

        而黄其淋本人“好梦中杀人”,拒绝房间里存在第二个人形生物。

        都说寄人篱下时行为举止难免会拘束一些,但是敖子逸同学明显不是普通人。

        跟房主人聊一下天之后就敢无视房主人跑去厨房煮面的人,天底下应该找不出几个。

        更何况黄其淋为了让敖子逸尽快了解人类生活,对敖子逸的所作所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估计不扯上杀人放火抢劫贩毒这些跨越了法律底线的事情,他都不打算搭理。

        所以敖子逸刚来那几天,黄其淋家简直鸡飞狗跳,水深火热,不是渡劫胜似渡劫。

        以至于后来他回忆起这段时间都觉得黄其淋没把他本体丢到垃圾桶里真的算是给面子了,涵养高到可怕。

        具体事例当事人依然拒绝透露,我们只能通过敖子逸本人在提起这件事后主动洗了多少次碗来判断此事到底有多严重。

        “今天也是愉快收尾的一天呢。”

        黄其淋面无表情地输入这段文字,点击发送。

         那是敖子逸扎根黄其淋家的第五天。

05

        雨下得再猛也有停的一天,更何况这雨还是渡劫带来的,根本不在科学范围内,渡完劫之后,云立马就散了,香港记者跑得都没它快。

        所以看到敖子逸安安分分地坐在椅子上的时候,黄其淋总有一种不真实感——要不是WiFi被雷劈坏,他总觉得自己在做梦。

        家里多了一个活物,瞒得过不在家的父母可瞒不过天天蹭饭的小伙伴。

        所以黄其淋并没有把那套忽悠家里人的说辞拿出来,而是选择说出实情。

         不过看着眼前这两人的神情逐渐一言难尽,黄其淋开始怀疑这个决定是不是正确的。

        大清早的还没全醒过来,又听到了这么重磅的消息,丁程鑫脸色变了又变,再想想黄其淋属于那种走路撞了墙都不打算绕路的人,终于将满肚子唠叨压回肚子里,转而担心起伙伴的人生安全,问道:

         “所以你是真的要留着一个不合法的妖怪在家里摆着吗?”

        不合法的妖怪本妖给在场的人类倒了几杯茶,随后乖巧又不失优雅地坐在小板凳上,整个人完美演绎了乖巧.jpg,把身高砍一下说他是幼儿园小朋友都有人信。

         “对对对,你先喝杯茶冷静一下。”黄其淋看了敖子逸一眼,拿起杯子小试一口,挑眉,又把杯子放回原地。

         好的有进步了,起码今天没给开水加味精。

         丁程鑫可不知道这杯里有什么乾坤,拿起来就喝,一瞬间,一股难以形容的味道迅速占领了他的味蕾,差点全部喷出来。

         他用黄宇航的节操发誓,刷锅水都比这茶好喝!

         黄宇航见丁程鑫此番动作,摸杯子的手收了回去。敖子逸拿出小本本,鬼画符般写下这次宝贵的泡茶经验。

         “我知道这有点难接受——黄宇航我都说了我没病你再动我一下试试!”黄其淋一巴掌呼过去,把那只想要试体温的手拍走。

        “其实吧也不是什么大事。”不就是有个妖怪要寄居在我家而已嘛,问题不大的。黄其淋淡定地表明了自己的看法,权衡之下没把后面一段一并说出,真说出来了可能等一下自己就是医院头牌选手了。

        啊,这个世界真的是太唯物了。

        黄宇航默默收回犯贱的那只手,若无其事地把目光转移到钻研该如何科学泡茶的敖子逸身上。

        敖子逸背后一凉。

        成人第六天就体会到了“对知识如饥似渴的目光”,不知道该为他感到高兴还是什么。

        “这不只是难接受了好吗……”十几年来构建的世界观都塌了好吗?!

        丁程鑫扶额,觉得黄其淋的脑子可能被前些日子那道雷劈豁了。

        黄宇航点头赞同。

        他们俩对妖怪的了解比黄其淋还要少,仅限于若干年前的八点档肥皂剧。

        “阿黄,我觉得你这个决定有点草率。”黄宇航开口,“你就那么肯定他不会搞你?”

        草率就对了×

        黄其淋:“……我不肯定啊。”

        黄宇航:“胆大人艺高。”

        丁程鑫:“艺高人胆大。”

        救命我的小伙伴似乎被妖怪蛊惑了我们该怎么办!求有门路的人帮个忙好人必有好报谢谢您!

       三位人类脸色各有千秋,心里的碎碎念一个比一个响亮,一时间判断不出谁的更加丰富。

        “那个,”也许是刚刚成人,神经系统还没来得及完善,敖子逸终于意识到现在这三人是在讨论自己,举手表示一下自己的实际情况。

       “其实我待在这里只是因为我还要巩固修为,顺便学习一下社会常识和马列主义,等过一段时间我可以自力更生了,就不会再在这里碍地了。”

       按照常理,修成人形的妖怪不会太难看。敖子逸也是常理之一,服帖的头发标致的五官,还没完全长开但已有型的身段,少年人的清爽气息就这样流露在表面。

        此时他好像误会了什么,委屈巴巴地坐在那里,比起修炼千年的老妖更像莫名被误会的小朋友。

        黄其淋尽力克制自己想翻白眼的冲动。

        喂喂喂,你渡劫那天可没有那么乖巧的!

        “我只是一株普通的仙人球,闹不出什么幺蛾子的。”

        你是搞不出幺蛾子,你能兴风作浪啊!你忘了那一天的狂风大雨了吗?!谁成天把家里搞得乱七八糟的哈?!

         黄其淋表面依旧是那副完美的社交微笑,而内心的小火龙在拼命咆哮。

        从听到马列主义开始,丁程鑫就意识到一件重要的事——

       黄其淋不是八点档电视剧的女主角啊!他弱是弱了点,忘性是大了点,但,最起码智商不是啊!

       他又不是小智障,自己又没有当妈的癖好,干嘛这么在意这些细节。

        谁还没有一两个奇葩朋友咋滴。

        丁程鑫扭头看了黄宇航一眼,刚好黄宇航也在抬头看他。

        确认过眼神,是达成共识的人。

        “也是。”黄宇航拍了拍敖子逸的肩膀,认同了敖子逸的说法。

        这仙人球精有手有脚,长得还行,饿不死的。

        黄宇航这一声附和,一下子就降了黄其淋心里的那头小火龙,喷出来的小火苗还不如打火机的电火花大。

        什么情况?你们又背着我完成了什么奇怪的交易?你们还记得那一年夕阳底下大明湖畔咋们立下的革命誓言吗?

       “阿黄,你既然都答应收留人了,就对人家好一点。”黄宇航语重心长,活似居委会里劝导人和好的主任,“新中国成立后最了不起的外交工作交给你处理,说不定下一任外交部主任就是你了。”

       “对哦,人妖关系就看你了。”丁程鑫附和。

        集体叛变?今天我打电话的方式不对???

        把小事“放大”这种事情一向都是黄其淋的拿手好戏,这次被用来调侃自己,一瞬间只觉得“天道好轮回”。

       罢了罢了,自己造的孽,哭着也……等等,仙人球不是我买的吧?黄其淋突然想起这个严肃的问题。

        “个人私交,禁止上升到种族层面。”黄其淋哭笑不得,只撇了敖子逸一眼,把账通通划到了黄宇航簿下。

        接着他一jio踩在小板凳上,顺手撸了一把敖子逸那柔顺的头毛。

       “反正这是我家的仙人球,成了精也一样是我家的。”

        潜台词就是怎么处置还是我的事。

        敖子逸不知道听没听懂,嗯嗯点头。

        航鑫二人:“行行行,好好好,都依你,注意安全,随时准备110。”态度要多敷衍有多敷衍。

        黄其淋将凉了的茶倒掉,自己重新沏了一壶,给在座的诸位都倒了一杯。

        敖子逸小口嗦着这杯茶,努力将黄其淋泡茶的步骤记了下来,黄其淋端着茶打量着敖子逸,极具八十年代的老干部的神韵。

        呵,年轻人,你还没完成我的夙愿就想跑,没门,黄其淋心道。

       

        居委会黄主任背后一凉,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 tbc.


-----

dbq隔了三个月才更新,卡文卡得心肌梗死,现在学校又不给带手机,后面剧情可能还要改一小下,接下来只会更得更慢×我反思我的手速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