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霖希

启烛 01

不知道有没有cp/小学生文笔/剧情无逻辑/文风可能会突变/词穷请原谅





01 01 起始

  一个年轻人,拿着一根蜡烛,行走在漆黑的岩洞里。

  烛光很暗,但再渺小的光在无边黑暗中都是耀眼的。

  这根蜡烛可以说陪他经历了这次旅途,只要从这岩洞中走出去,他就可以回家了。

  想到这个,他不由得更小心。

  他一路走走停停,躲开了几个小陷阱之后,终于看到了一丝光亮。

  是出口。

  他拿出布条,蒙上双眼,走了出去。
  
  解开布条,眼前的是多么久违的绿色森林,有那么一瞬间他怀疑自己在做梦。
  
  烛焰也因为得到了充足的空气,亮了许多。

  他注视了蜡烛好一会儿,最后吹灭了它。

  然后将蜡烛,交给他在这等候多时的朋友,没有多说一句话,便离开了。
  
  
  
  ……
  
  
  
  黄其二此时正在小溪边。

  此时他的脸色并不好看,因为他根据他所有理论知识绘制的法阵,再次失败了。

  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

  他坐在树下,脑子里全是刚才的结果。

  和以往一样,都是在最后时刻法力输出链中断,然后法阵就崩溃了。
  

  
  阳光透过树叶照在他脸上,会发现作为一个男的他实在是太白了。
  
  

  其二是黄家的,他这一脉属于京城黄家在镇上的一个分支,他的父亲正是这一脉的家主,现在正在为朝廷办事,一个小官,常年不回家。

  母亲也是出身名门,现在正在家里帮父亲打理族中事务。

  自己还有一个姐姐,只不过几年前就出去闯荡江湖了,也有了一定名气,听说现在在一个中等城市有了自己的势力。

  在姐姐的影响下,其二从小就对江湖有着一定的向往,且这种向往随着年龄的增大,日益增强。

  只可惜自己是家族独子,未来是要继承家业的,肯定不能满世界乱窜。

  而父亲在各种方面都非常严格。

  像是文学医术这些动脑子比较多的他轻轻松松地就过了,但是诸如拳脚功夫的话他就不是很在行了。
  

  腿脚功夫倒还好,占着自己腿长,还是能得到父亲肯定的。他的轻功在擅长轻功的父亲眼中也只是“半吊子水平,赶路还差不多”。
  
  当然如果被其二知道他的“半吊子”至少是同龄人的两倍的话不知道他会做何感想。
  
  不过单纯的力量搏斗以及武术招式就不尽人意了。
  
  
  原因很简单,一他体力不够,二是他会忘招。
  
  
  想起这个,其二叹了口气。

  父亲给自己定的目标有够他头疼。

  知道现在也只是到达目标的五分之三水准,发挥还贼不稳定。
  
  算了算了,安静一下吧。

  其二闭上了双眼。

  耳边传来潺潺流水声,仿佛是最好的催眠曲。

  蝉鸣不绝,其二就在夏日阳光下小睡了片刻。
  

  小溪这边离自己家有一点距离,平时更是少见人烟,所以不必担心别人来打扰,也不用害怕打扰到别人。
  
  当初其二发现这个地方时别提有多高兴了。

  终于能自己一个人静静了。

  
  
  其二人缘其实还可以,出身不错,实力不弱,样貌清秀,也算是有一定知名度的。所以不能说没有朋友。

         不过其二觉得这些明显只会奉承自己,打着一副官腔来和你聊天的朋友也不能算什么朋友。

  所以他更喜欢独来独往。

  在很多时候其二的脑回路其他人都不能理解,正如他不能理解其他人的想法。

  这就和其二不想和“肤浅”的人交流的原因。

  
  在他人眼里,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是自己一个人的其二是孤独的。
  
  
  很可惜他本人还挺享受的。
  
  
  小睡之后,其二继续练习轻功。他踏在树枝上,树叶被他震得哗哗作响。

  老实说他现在像一只鸟。
  
  “应该这样……再这样……”
  
  

  练习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

  当夕阳的余晖照耀在地平线时,其二便停下了练习。

  一边哼着小调,一边走在回家的路上,遇到几个熟悉的人,就打一声招呼,就这样慢悠悠地走了一刻钟,终于回到了自己家。

  走进外院,发现有几辆眼生的马车停在那里,车夫正在将马拉回马槽。

        平时也是有人受托来找母亲处理事情的,不过不会在这种时候来……

  有客人来了?其二心觉不妙,在有客人的情况下自己还回来得这么晚,回头肯定要接受母亲的思想教育了。
  
         先看一下是什么事情吧……

         想起前段时间隔壁邻居求母亲帮忙收拾的烂摊子其二就不高兴了。

         要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儿还能帮她拒绝一下。

  “要不要给琪忆回个信啊?”

  听到母亲的声音,悄悄溜到大厅门外准备偷听的其二停下了脚步。

  姐姐来信了?这询问的语气……

        往门边缩了缩,其二屏住了呼吸。

  “一定要回,还要把那件事告诉他……”传出来的是男低声。

  糟了……如果没听错的话……

        这下子该拒绝的应该是我了……

  由于顾着想自己的事,他并没有注意到对话内容是什么。

                                                                              ——tbc.

_
期末考给自己立的flag总算履行了一半,感动
一章一般都特别长,会分成几个部分发
个人习惯比较长的都是先写一个片段再写另一个片段最后想办法拼起来,所以一大章的文风可能不一样(T▽T)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