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霖希

【其逸/逸其】汤圆

小学生文笔无逻辑剧情花式ooc预警
  
  
原本打算元宵节码完当天发的,结果有些事耽误了。

  
  
---------------
  
  
  今天是正月十五,春节的尾巴,同时也是假期的尾巴。
  
  黄·拖延症后期·其淋正坐在书桌前,与作业作斗争。
  
  只听见笔尖划在纸上的沙沙声,以及他耳机里的音乐旋律。
  
  脑子里已被酸盐碱溶液之类的刷屏,手机却在这时响起,吓了他一跳。
  
  黄其淋瞟了一眼,上面显示的名字很熟悉。
  
  将笔甩在一边,稍稍放开绷紧的脑神经,手指划过屏幕,还没来得及说“喂”对面的开口了。
  
  “阿黄,有空伐,来我家一趟吧。”略显沙哑的声音从话筒传出,是敖子逸。
  
  房间很静,静到不用开免提也能清楚地听到敖子逸的声音。
  
  尾音平稳没有上扬,很显然敖子逸对于他能去他家这件事是非常相信的。要是拒绝的话,他估计要失望一阵子了。
  
  黄其淋看了一下作业,又看了一下手机。
  
  自古以来作业和朋友难以两全。
  
  对面的人说完以后就没有开口,很显然是在等着黄其淋的答案。
  
  “是不是……”仿佛猜到了什么,敖子逸在电话那头准备询问。
  
  一秒之后。
  
  “我去,不过还有作业,要过一个小时才能出发。”
  
  “嗯,知道了。”
  
  “还有,下回发短信,突然打电话真的吓到我了。”
  
  “可是上次给你发短信你都没……”敖子逸可怜巴巴,没等他说完,黄其淋就挂了电话。
  
  看了一下时间,刷完题之后就可以去他家了,不知道他又在整什么幺蛾子。想起上次他生日时敖子逸给他的惊喜,黄其淋既期待也害怕。

  
  再期待,也要先解决作业这个魔头再说。

  
  我可是boss,岂会怕你这个小小魔头。

  

  时间随着繁琐的公式以及找不着规律的计算流逝,很快地一小时过去了。

  

  然而黄其淋正沉迷作业无法自拔,当他反应过来时,已经晚了十分钟左右,匆匆离家前往敖子逸家。

  
  一路上有不少爆竹碎片,估计是游神队伍留下的。

  
  黄其淋一路狂奔,同时已经做好随时接听敖子逸的“追命电话”,结果都快到他家了,手机还是安静地跟坏了一样。

  
  不对呀这不是敖子逸的风格。
  

  印象中的敖子逸,当没有准时到达时,电话总是非常准时地在五分钟后打来,然后拖延症晚期的他匆匆出门同时扯着哎呀我在路上了你再等等吧这些鬼话。虽然熟识的朋友都知道了他的套路,但敖子逸依然喜欢给他打电话。

  

  到了敖子逸家门口,黄其淋内心忐忑,但还是按下了门铃。
  
  过了一会儿,有人来开门了。
  
  黄其淋紧张了一下,结果看到打开门的既不是他家长也不是他朋友,就是敖子逸他本人。
  
  看见敖子逸毫发未损,黄其淋心中种种猜测顿时烟消云散。

          看啊好端端的我想那么多干什么啊简直了。
  

  “啊阿黄你来了啊?进来坐吧。”和平时的反应不同,敖子逸像是没想到他会现在来一样。

  
  黄其淋走进敖子逸家,闻到一股子芝麻味。

  
  该不会……
  

  黄其淋脑内小剧场又开始运转了。
  
  阿黄突然陷入迷之沉默,敖子逸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的。
  

  啊我好方啊我没做错什么吧不对这里是我家我能做错什么……
  

  “黄其淋,那个……你过来一下。”敖子逸拉着黄其淋衣服,将他扯到了餐桌前。
  
  桌上放着一碗糊状食物,黑糊糊的,中间还带着几块白色面状物体。
  
  “原本想给你做汤圆的只不过……不过还是勉强能吃的嗯对就是这样没错不接受任何反驳。”
  
  黄其淋一副我就知道的样子,这让敖子逸有点小失落。
  
  “好吧我错了……”
  
  谁怪你了啊……
  
  “我给你弄吧。”黄其淋撸起袖子,长腿迈进厨房,“上次来我记得厨房里有糯米粉,就让你试试手工的。”
  
  敖子逸眼前一亮。
  
  “不行,远道而来便是客,怎能麻烦您?”敖子逸挡在他面前,双手抱拳,一副大侠样。
  
  在他家厨房做饭也不是一两次了,黄其淋推断出敖子逸中二病又犯了。
  
  “只是让你领教一下黄大厨的高超厨艺而已,不必多礼。”他做出收扇的动作,拱手回礼。
  
  “那就有劳黄大厨了。”
  
  敖子逸跟着黄其淋进了厨房,黄其淋故作嫌弃:“进来学黄宇航啊?”
  
  “好歹我也是做过的。”敖子逸扬起脑袋。
  
  黄其淋从冰箱里拿出糯米粉,顺便吐槽了敖子逸一番:“你确定那不是芝麻糊?”
  
  敖子逸闭上嘴,乖乖地看黄其淋煮糯米糊糊。黄其淋吩咐他去准备芝麻准备弄汤圆馅。
  
  敖子逸照办,根据黄其淋的指示弄完了之后,黄其淋这边准备工作也差不多了。
  
  像是想起来什么,敖子逸补上一句。
  
  “可我想吃肉馅儿的。”
  
  ……不早说……“那就去剁肉。”
  
  “已经在你面前了。”敖子逸指了指桌子旁边剁好的肉沫,已经混好蔬菜了,大红大绿的很是讨喜,“黄其淋你该戴眼镜了。”
  
  好吧我瞎。
  
  “肉馅的菜还那么多当喂兔子呢?”
  
  “兔子也吃肉吗?”
  
  “吃得可带劲了。”
  

  敖子逸自认为是个手残,自觉选择放馅,所以黄其淋担起了包汤圆的任务。他看着黄其淋把面团放在掌心,手合拢随便捏捏搓搓,一个胖胖的汤圆就躺在了旁边的盘子里,动作之流畅,整个人都看呆了。
  
  这种技术活……肯定要试试的啦。
  
  敖子逸表示这看起来很有趣,自己抄起袖子跟着阿黄加入了搓汤圆团队。
  
  不知道是不是咱们敖大爷的按摩技术不过关,这在黄其淋手中乖乖的糯米皮,在他手中都碎成了渣渣。
  
  敖子逸表示心里苦。
  
  “你啊,先这样……”黄其淋见敖子逸拿糯米团没法子,自觉当起了他的老师。
  
  也许是黄其淋教导有方,敖子逸终于做出了一个成功的汤圆,圆滚滚的,比他师傅的还圆。
  
  “不错,”黄其淋评价,“不愧是逸球”
  
  “阿!黄!”

         “说不定你前世就是一个球啊对不对?”
        
         “那一定是一个很帅的球!”

         “……你开心就好……”

  
  两人唠嗑着,手上的动作却没停下过。
  
  当完成之后的汤圆被倒进热气腾腾的锅里,又从加了三遍冷水的锅里捞出来时,天色已晚。
  
  黄其淋打电话和家里人说了一声,然后留在敖子逸家陪他这个父母加班的“孤寡老人”。
  

  敖子逸把汤圆拿到阳台,说今天会有人放烟花让他过来看看,黄其淋拿他没办法,只好在阳台摆了两个小板凳。
  

  两人坐在小板凳上聊天,黄其淋觉得现在的自己有点像幼儿园的小朋友。
  

  “我觉得今天有点像一个游戏里的一个角色,想给人家煮汤圆却煮成了不知道是什么的糊糊。”敖子逸说。
  
  “那你是男主角还是女主角啊?”黄其淋调侃道。
  
  敖子逸被问住了,接着补充。
  
  “你要是女的肯定是偶像剧的标准女主人设,整天迟到。”
  

  黄其淋听出了他语气的不满,他看着敖子逸,那人也看着他。
  

  “以后不会再迟到了,我保证。”
  
  “真的?”
  
  “真的。”
  
  “算了吧,省得你又骗我。”
  
  骗你干什么。
  
  其二笑笑,却懒得开口,继续吃他的汤圆。
  
  敖子逸见黄其淋一脸神秘莫测,头上的呆毛都萎了,但是很快的,又恢复了他的活力。转头就和黄其淋笑谈春节趣事。
  
  看着黄其淋的苹果肌被上扬的嘴角撑起,眼睛里看着他尽是笑意,敖子逸只希望这一刻能变成永恒。
  

  这样他就能永远看到阿黄的笑颜了。
  

  眼睛里有自己倒影的这种。
  

  “阿黄啊我跟你说……”吞下一个汤圆,是芝麻馅的,很甜。
 

  就跟坐在他左边的人一样,甜至心头。
  

  不同的是,身边的人怎么看也不会腻。
  

  烟花在这时绽放,像是为了纪念今天是元宵,放烟花的是一家接一家,一时间天空被绚丽的烟火照得无比华丽。
  

  敖子逸和黄其淋在这样的环境背景下,吃了一顿迄今为止最小说剧情的汤圆。
  

  黄其淋只吃了几个就不再下口了,全程都在看着敖子逸吃,听着他扯东扯西扯脑洞,偶尔接上几句。
  

  敖子逸的兴致非常高,眼睛亮晶晶的,像是撒了一把钻石在里面,不知道敖子逸是觉得和他说话特别有意思还是和所有人都一样。
  

  顾着天南海北的敖子逸同学,并没有想到,也不会想到笑着倾听的黄其淋内心想的是什么。
  

  以后他也未必猜得到。



  

  黄其淋看着世间最耀眼的星辰,心想。
  

  ——以后都不会迟到了。
  

  ——但凡有你。
  
  
  
  
                                                                 ——end.
  
----
番外:
  敖子逸发了一张照片传上了朋友圈,过了一会儿丁程鑫回复他:
  “怎么不叫我?”
  “你没煮?”
  “让小黑给弄成花生糊了,现在正在收拾残局。”
  
  “噗嗤。”原谅敖子逸笑出了声。
  “怎么了?”黄其淋听见敖子逸的莫名其妙的笑声,发起了询问。
  
  “阿黄你真好。”(。’▽’。)♡
  
  敖子逸这句话让黄其淋犹如丈二的和尚——摸不着脑袋。
  
  这娃又咋了?

        黄其淋对于无端端就被发了好人卡这事感到有点虚……
  
  “知道了就好。” ^_^
  
  敖子逸趴在沙发上,看着黄其淋将汤圆放在桌子上,心里的小算盘打得啪啪响。
  

  笨蛋黄其淋,永远不会多想一下。

  
  

评论(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