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霖希

【其逸/逸其】冰淇淋

小学生文笔人设ooc请见谅
【一晚上码完有什么问题请忽略吧( • ̀ω•́ )✧
来自一个冰淇淋化得比别人快一倍的人QAQ】
  

__

  1.
  
  不知道为什么,敖小逸的冰淇淋融化得总是特别快。
  
  无论是哪种。
  
  但是,敖子逸依然非常喜欢冰淇淋,不亚于馒头的那一种。
  

  2.
  
  每次他和朋友出去吃东西的时候,他的冰淇淋总是第一个被消灭掉的,而这个时候别的食物往往还没上桌。
  
  这个时候他需要再点一个冰淇淋等食物上桌。
  
  久而久之,敖子逸就变成了他朋友口中的“吃货”。
  
  这让敖·能吃下二十个馒头·子逸非常尴尬。
  
  明明是你们吃得太慢好吗?化掉了的话就不好吃了。
  冰淇淋不留人啊……
  

  3.
  
  子(yi)曰:“吃东西时候不要说话。”
  
  所以他就决定放下冰淇淋,和别人多说话。
  
  他不吃是不吃,但是别人在吃啊。
  
  看着别人在吃着这冰冰凉凉的冰淇淋,而自己连碰都不能碰,敖子逸内心是崩溃的。
  
  敖·控记不住我寄己啊·子逸最终还是对冰淇淋伸出了魔爪。
  
  后来他的好朋友丁程鑫跟他说,你的冰淇淋化得快应该和你体温偏高有关。
  
  这个原因非常有道理,敖子逸他信了。
  

  4.
  
  有一天,他和他朋友阿黄去吃东西。
  
  由于阿黄喜欢安静,所以敖子逸选的时间是下午。当时店里没有别的客人,只有老板娘在桌位上玩手机。
  
  老板娘见有熟客来了,问是不是照旧。其淋他点了点头,就带着敖子逸在一个角落坐下了。
  
  和以往一样,老板娘先拿上来的是冰淇淋,一个柚子味的,一个奇异果味的。
  
  “吃呗。”
  
  黄其淋见自己都把冰淇淋消灭掉一小半了,而敖子逸的却纹丝未动,心中了然。
  
  “吃完了再点一个,我买单。”
  
  既然阿黄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自己也只能照办了。
  
  和以往一样,敖子逸的冰淇淋已经见底了,而黄其淋的还剩一大半。
  
  敖子逸不想说什么了。
  
  啊老板娘你动作就不能快点吗?
  
  厨房里的老板娘表示这锅我不背。
  
  “怎么,吃完了?”黄其淋看了一眼敖子逸的杯子,又看向自己的杯子,“比我想象中的快。”
  
  妈妈呀快来救我好丢脸啊……
  
  “丁程鑫说是因为我的体温偏高,所以冰淇淋化得比较快。”
  
  
  虽然内心已经被弹幕和尔康手刷屏,但是敖子逸外表依然非常淡定。
  
  敖子逸将手放到其淋的脸上,让他感受一下“重庆小火炉”的称号的由来。
  
  和敖子逸的火炉不一样,黄其淋本人的体温跟他对外的性格一样,都是冷冷的。
  
  黄其淋对敖子逸的行为没有什么抗拒。
  
  “哦。”
  
  黄其淋应了一声,随后继续看他的手机。
  
  

  自己的冰淇淋吃完了而别人的还好好的该怎么办,在线等,急!
  
  
  突然,敖子逸灵机一动,将勺子伸向阿黄的杯子,挖了一大勺冰淇淋,然后将它放进嘴里。
  
  嗯,冰冰凉凉的。
  
  不愧是人形自走制冷机。
  
  “诶诶诶你干嘛?”
  
  自己的冰淇淋遭到突袭,黄其淋自然是要给点反应的。
  
  “哎呀反正你的冰淇淋化得慢嘛,那我蹭两口没有什么大问题吧。”
  
  敖子逸的小狗眼亮晶晶的。
  
  “随便你吧。”
  
  黄其淋将自己冰淇淋往敖子逸的方向推了推,接着低下头继续玩他的手机。
  
  而敖子逸没敢再继续下去。

        阿黄不会是生气了吧……
  
  “我胃不好。”
  
  敖子逸安静如鸡。
  
  “感情好,吃两口没事的……”
  
  听了这句话,敖子逸就放心了。
  
  “阿黄你太好了。”
  
  离不开冰淇淋的敖子逸心满意足。
  
  他没有看到的是,黄其淋低下头时,脸上藏不住的笑意。
  
  
  5.
  
  后来,不管去参加什么聚会,黄其淋总是跟在敖子逸附近。
  
  别人看到黄其淋把自己才吃了一点点的冰淇淋给敖子逸时,总是会问为什么。
  
  “我胃不好。”
  
  “感情好嘛吃两口没事的。”
  
  敖子逸笑眯眯的,嘴边还沾着冰淇淋。
  
  
                                                                           ——end.
  
___
  番外:
  当敖子逸说自己的冰淇淋总是化得特别快时,丁程鑫表示不相信。
  
  所以他找了一个时间,在丁程鑫面前吃掉了一个冰淇淋甜筒。
  
  “口……”
  
  丁程鑫如此是说。
  
  而敖子逸并没有听清。
  
  “他说你体温高所以化得快呢,”班长捂住丁程鑫的嘴,“冰淇淋化了就不好吃了对吧。”
  
  “嗯嗯嗯对对对。”
  
  “可是我刚刚听到的不是这个呀……”
  
  “你还不信你班长的话吗?”老班长感觉自己的威严(?)受到了质疑。
  
  “我刚刚说的就是这个!”逃离黄宇航魔爪的丁程鑫说。
  
  Σ(っ °Д °;)っ
  
  哦,是这样啊。
  
  单纯如小逸,就这样信了。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