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霖希

【其逸/逸其】仙人球


小学生文笔/人物ooc/内容相当扯淡

叙事能力被狗吃了

去年三月就在备忘录里待着的坑,现在良心发现所以扒出来填了一下,纯属自娱自乐

仙人球成了精,含辛茹苦带孩子【

_

00

说好的建国之后动物不许成精呢?

哦,植物除外。

01

在某一年植树节,黄其淋买了一株仙人球。

说是他买的,倒不如说是他朋友硬塞给他的。

那一年他和黄宇航去逛花鸟市场,黄宇航东瞄瞄西看看,一直没找到心怡的,又不好空手而归,便只能拽着黄其淋在花鸟市场来回游走,活像两巡逻的小保安,好像多逛几遍就可以找到能带回家的花一样。

巡逻二人组巡到第三遍时,熬夜只睡不到四小时的黄其淋终于忍不住了,面露不悦。

黄宇航见竹马脸色不对,心一震,感觉药丸,四处张望看看有什么美丽的植物能让旁边的小伙伴满血复活。

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就和仙人球看对眼了——对,和仙人球。

只见黄宇航他直接抓起那盆仙人球怼在黄其淋手上,转眼就跟老板结了账,这套动作可谓是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让黄其淋他也不好意思还给人老板。

“阿黄,这仙人球就送你了。”

???

黄·限定版黑人问号·其淋。

据黄其淋回忆称,黄宇航当时还把送仙人球的理由说得非常有道理,他敢打包票那是黄宇航嘴最巧的时候。

具体内容当事人拒绝透露。

总之,黄其淋还是提着这仙人球回家了,中途黄宇航还被它刺了几遍,回到家让丁程鑫给他揪了半天小刺儿。

黄其淋虽然嘴上很嫌弃这仙人球,但还是隔几天浇一次水,下雨了搬回房间,太阳出来了就搬出去享受阳光,还顺便插了根木棍在它旁边,以便观察它的生长状况。

他绝对不会告诉你们他是为了把长大后的仙人球抛在黄宇航手上。

“你记住,你要长得比黄宇航的头还大,这样丢过去才够劲。”拿回家的第一天,黄其淋如此是说。

如果仙人球会说话,那么他肯定会对黄其淋说你太看得起我们仙人球一族的体型了。

黄其淋的理想非常美好,然而,事与愿违,这仙人球有点异于常球。

仙人球刚回家那段时间,黄其淋经常去看看他的生长状态。

一星期过去了,仙人球没长。

一个月过去了,仙人球没长。

半年过去了,仙人球没长。

一年过去了,仙人球没长。

……

长得慢就算了,可以理解,但这也太慢了吧?

要不是黄其淋中途有给它换过土看见了如假包换的根,他都要怀疑自己养的是一个假的仙人球了。


01

两年过去了,仙人球还是那副模样。在充足的阳光与养分之下,它坚持不长个儿。

纵使黄其淋是聋的传人,看到他那颗仙人球都能听到它在唱“我和我最后的倔强”,让人怀疑它这么坚持瘦身塑型是不是想去参加植物界的维密秀。

仙人球确实没受到时间的摧残,但黄其淋却被考试补习折腾到怀疑人生。

甚至都有点忘了仙人球的存在了。

每次都是他忙昏头了才想起要搭理一下“孤苦伶仃”的球,到后来为了方便照顾,他直接把仙人球搬到自己房间了。

那一天,补完课后的其淋走在回家的路上,路边饭店飘出的阵阵香气让他不由自主得想起昨晚做的和丁程鑫一起做的可乐鸡翅。

那味道,啧啧啧……

回想起昨晚的美味佳肴,黄其淋内心全是波动甚至想和丁程鑫再来一次“合作灶台”。

今天晚饭做什么好呢……

黄其淋日常思考着这个号称人生中最难解答的问题,抬头一看就发现今个儿的天不太对。

昔日蔚蓝的天空如今乌云翻滚,阴沉沉地压在城市上空,不漏一点天光。

“哎你说这天是不是要下雨了……”

“天气预报不是说没雨的么。”

行人慌了,拜这乌云所赐,周围一下子嘈杂了不少,仔细听还能听到老人叫收衣服的催促和哐哐的关窗声。

突如其来的压抑和远方隐约的阵阵雷声让黄其淋立即想起自家窗户没关。

天气预报糊弄人呢这是……

黄其淋眉头微皱,加快了回家的步伐。

当黄其淋站在家门口时,外界已经是电闪雷鸣了,庆幸没被浇成落汤鸡之余,他不禁想问一句何方道友在渡劫。

和往常一样用钥匙打开门,抬眼就看见雨水打在未关的窗户上,溅入房子湿漉漉一片,离窗有一点距离的沙发茶几因为风的肆意也没有幸免,简直就是灾难现场。

黄其淋急忙关上窗户,抄起家伙处理完残局后,面对空空如也的阳台,他陷入了沉思。

他没记错的话今天早上他才给阳台上种的花花草草浇过水。

不会是被风刮下去了吧?也没看见楼下有花盆尸体啊?还是黄宇航帮忙收回他家了?

黄宇航就住在楼下,也有自己家的钥匙,而且今天他也没课,多半是待在了家里耍游戏了,如果是他的话搬一下盆栽还是做得到的。

黄其淋拿起手机给黄宇航发了条短信,叮嘱对方看好他的盆栽。尽管这个行为有点多余——如果黄宇航收回去的话基本不会有危险。

确定过这个事实的黄其淋放心地进入厨房,拿出自己看家本领——

给自己下了一锅面。

白水煮的那种。:)

冰箱里什么都没有,雨下那么大连食材都来不及买,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是十分有道理的。

黄其淋往面里加了一撮盐,并试图安慰自己—— 人生啊就像是这白水煮的面,平平淡淡的但也有自己的幸福……才怪。

无聊死了。

要是有点什么大戏发生就好了。

此时的黄其淋并不知道他立了一个巨大的flag,对他未来影响非常大的那种。

他所期待的“大戏”将在二十分钟后伴着一道巨雷登场。

黄其淋身为一位吃面群众,突然遇到了灵异事件整个人都是懵的。

当时他正在安静吃面,空出来的手正在刷微博。

突然一道闪电划过天空将沉闷黑夜打破,随后便是震耳欲聋的雷声,桌子被震得发出声响,也吓得黄其淋差点把手机摔倒地上。

黄其淋稳住心神,告诉自己新机在手不能手滑,抬头就看见一个黑色人影出现在窗边。

这下手一松,刚买没多久的手机就啪的一声摔到了地上,还还没贴膜的手机屏咔的一声裂了。

什么情况,现代灵异还是都市修真?

那人影身形与自己相仿,看轮廓应该是个男人,样貌藏在窗帘的阴影下无法看到。

他像是刚刚从外面进来,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短袖已经湿透了,头发还往下淌着水,仔细一看那件黑色短袖就是自己之前去旅游时一时兴起定做的,上面印着的还是自己旅游时在那啥啥桥边拍的照片,当时还觉得好玩有趣,现在看来傻不啦唧的。

等一下这是什么操作?!

震惊!电闪雷鸣之际某男子家竟有黑衣神秘人凭空出现?

今年是建国第几周年来着?

你永远不知道生活会怎么欺骗你。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

“……卧槽,”任凭表示惊讶的词语在脑内刷屏几千遍了,但黄其淋最后还是爆出了一句单纯不做作的粗口。

黑衣人将视线转移到黄其淋这边,黄其淋这才看见那藏在阴影之下的眼睛,那是一双明亮却不带任何感情的眼睛,只是对上一眼都认人觉得不寒而栗。

妈耶这位兄台你什么也不说,一脸高冷得看着我我也不会乖乖交钱包的。话说你真的不考虑换一件衣服吗顶着我的脸你不尴尬我都替你尴尬……黄其淋丝毫没意识到自己都被吓成了吐槽役。

惊讶归惊讶,受了十几年精英教育的黄其淋还是强装淡定,拾起了手机按下报警电话准备拨通。

“我希望你能在我叫警察举报你私闯民宅之前解释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黄其淋眉头皱起,表面看似淡定得不行实际心里慌得一匹。

那黑衣人投来视线,眼睛稍微睁大了点,嘴唇似乎动了一下,也可能没动,反正黄其淋瞎,看得模模糊糊的。

“等等!我不是坏人呃不对我不是人啊还是不对……”一瞬间,黑衣人所维持高冷顿时崩塌,那副抓狂模样倒让黄其淋想笑。

但黄其淋他还是憋住了笑,依然是一副不输刚刚黑衣人的高冷样,此时此刻如果可以的话黄其淋想给自己一个奥斯卡。

小样,傻了吧?叫你装高冷。

对面似乎因为黄其淋的表现更加着急了。

“我是你家的仙人球,就是你几年前买的那个!”

没想到对方语出惊人。

???

刚刚还在嘲讽别人是傻子的黄其淋现在傻了。

“你不信的话我可以变回去给你看的!”

黄其淋:“……”

黑衣男子:“……”

“我不报警了,现在我希望你能编得合理一点。”

真见鬼了仙人球还成精了不成?

“那个……我会和你解释的,”自称是仙人球的陌生男子摸了摸肚子,眼巴巴看着灶台上煮的面,“所以您能尽一下主人的职责,款待一下我这个远道而来的客人吗?”

黄其淋叹了口气。

“不知有客到访,准备不佳,实属抱歉,那么就请尊贵的仙人球先生上桌等候吧。”

“嗯哼,我叫敖子逸,就是你们人间通常用作龙王姓氏的敖。”

——TBC

---

这篇原本是想写完修改完再发的,然后我看了看存稿字数,再想想最近的码字状态,还是先发出来比较好,人还是要逼一下自己(´-ι_-`)



评论(4)

热度(44)